父亲周年祭 —–by 无欲无求

Date 4月 12, 2011

    一直以来,很想写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可是,岁月碌碌,终日不知所以,到早上看到外甥纪念外公的文章,不禁潸然泪下,下决心放下手头杂务,写下几行文字,以寄托心中无尽的哀思。

    光阴荏苒,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一年之中,无论见到谁家有丧事,总会勾起我痛苦的回忆。

    去年的农历2月27日夜间,正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我一看,原来是父亲的电话,父亲问我在不在家,他怕我出车在外。我说在家,父亲说,在家的话明天早上你回来一趟吧,我感到有点不舒服,咱们明天到县医院检查一下吧,我说好。

    放下电话,我就对妻子讲,我得赶紧回家,咱爸身体不好。赶紧穿衣服往家赶,没等我走到车子旁边,老人家又打电话给我,说你现在就回来吧,我喝了点药,还是不老舒服,我说,你不要动,我现在就在走着呢。我意识到情况不妙,因为我爸有心脏病,平时都在吃着药,我就赶紧给我大姐打电话,告诉大姐马上去医生那里那点速效救心丸,咱爸可能是心脏病复发了。等我到家的时候,哥哥和大姐夫已经把父亲从家里用架子车拉了出来,往医生那里送,父亲那时已经呼吸十分急促,但是头脑仍十分清醒,他十分吃力的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他借了我三姑家二百元钱,我说你不要讲话,我知道了。他又告诉我医生的电话号码,想让我给医生打电话,我说已经到了,不用再打电话了 。

    到了医生那里,医生迅速给配了药,挂上了吊瓶,我又在他嘴里放了几粒速效救心丸,听着他的呼吸逐渐归于平复,我们心里稍微有些放下来,可是我听着呼吸越来越微弱,脉搏也逐渐摸不到了,我还是不相信我最敬爱的爸爸就这样离开我们了。

。  一年以来,每每想到这些,我总是心如刀绞。父亲为了不影响我们工作,在我们问候他的时候,总是告诉我他很好,叫我不要牵挂,然而在我收拾他的遗物时,我发现给他买的药他并没有按量吃,而是剩下了好多药。仔细想来,他一定是害怕儿子为了给他买药花费更多的钱,而悄悄地减了量。父亲呀父亲,看病吃药能花多少钱呢?你又何必苦了你自己,以至于最后旧病复发,撒手人寰。我更恨自己平时太粗心,没有发现父亲的秘密,最后不得不忍受失去至亲的悲伤。

    一年来,我常常梦到父亲的身影,一次次从睡梦中哭醒。人,谁没有亲情,然而却很少有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毫不夸张地说,我是在父亲的脊背上长大的。我年幼的时候,由于我的母亲身体不好,常年有胃病。所以不能经常照顾我。而我就经常有爸爸带,所以不管去哪里爸爸都经常带着我,这固然有上述原因,然而却也和他对我的溺爱分不开,那时候农村在农闲的时候,都要派出一部分劳动力去出工,去修水利·起石头等等,每次爸爸都要去,那时候我大约三四岁的样子,经常跟着爸爸去,至今我仍然记得许多到过的地方,比如:顾家门·罗湾·纸坊等等。那里留下了我多少儿时的欢笑呀。

    后来,我上学了,由于我的成绩很好,那时我也成了父亲的骄傲。父亲对我寄予了厚望,然而,造化弄人,我却没有学有所成,辜负了父亲对我的期望。

    进入社会以来,父亲并没有过多的责备我,而是谆谆的教导我,怎样为人处事,凡事以德服人,而不能以势压人,做人要中庸,不能偏激,不然后患无穷。做事要留有余地,什么时候都不能把事情做绝。是的父亲,我一定永远牢记您的教诲,百分之百身体力行。

    父亲,您安心的走吧,母亲有我照顾,我一定全心全意孝敬她老人家,您老尽管放心。

    我那敬爱的父亲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