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父亲

Date 5月 6, 2010

2010年4月12日(农历2月28日)凌晨420,我最敬爱的父亲带着对生的眷恋、对孩子们手忙脚乱没能把他留在人世间的怒气离我们而去了!

父亲,那个世界的生活也一如我们的世界吗?如若如此,请千万改改您老人家的脾气,办事需要送点礼给人家的时候不要觉得人家官僚,收了礼物人家才会为我们办事的,而且人家也不是什么人的礼物都收的,要有关系才能接触到人家,您就不要为这样的官僚官员而痛心疾首吧,不要指望他们都像您一样大公无私地为民办事。别人有事求您帮忙的时候,您还是一如既往地尽心而为吧,您不求回报、尽心为乡民做事的两袖清风之举已经为您赢得了尊敬,也让您的子孙后代们可以昂首挺胸做人,我们兄妹都为有您这样的父亲而骄傲呢。

请您不要再生活简朴如今世吧,您的一生起起伏伏,从年轻时候的风光无限到文化大革命时回归故里过布衣农家生活,您是始终如一地不在乎自己的外在行头,临到走的时候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找不出,真的让孩儿们一想起来就鼻头发酸呀。

还请您不要忽略自己的身体健康,您不知道您这样突然离去对孩子们的打击有多大呀,如若您平时稍稍注意点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别怕麻烦您的孩子们、早点告诉我们您身体的异样,我们也就不会承受着抓不住您的难以磨灭之痛了。

再请您不要怕给孩子们添麻烦,不要老委屈自己,您临走都没有给我们增添一点点麻烦,我们连送您去急救的机会都被您舍弃了,您留给我们的只有无尽的想念、无尽的懊恼,懊恼着当时的疏忽,把您一个人留在家里,后悔着没有在第一时间叫救护车,想念着您在的时候的点点滴滴,我们大意了,大意来自于您一直跟我们讲您身体很好,这种突然失去您带来的心里的痛恐怕是难以消逝了。

父亲,因为我初中就开始住校,大学毕业以后又一直不在您的身边,所以对您的记忆零零落落,可对于您最小的女儿,我的记忆里怎么就全是您对我的宠爱呢。我大学毕业以后,偶尔回家,母亲经常跟我和您开玩笑,说您重男轻女,说是在我和二哥小的时候,您特别偏心他。那时候母亲的奶水不足,您就每天早上起来给二哥炖云片喂他吃,可是轮到我,您就不管不理我。您总是笑着说,告我的状呀,顶多到我老了,她不养活我。有点不好意思的一笑而过。我在这种时候都是笑看您们两位,我知道这是您们之间的玩笑,我也非常清楚您对我的爱在我几个哥哥姐姐中是最多的,我是您的老幺呢。记忆的碎片断断续续地连成了一条线。

父亲,小时候的我非常爱哭,应该是非常的让人讨厌吧。您在我心里对我最严厉的一次印象大概是在我两岁左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有这么早的记忆片段),莫名的原因,我一直哭个不停,您应该是想尽办法也哄不住我,就抱着我,放到地窖口,吓唬我如果还哭就把我扔下去,可是倔强的我还是哭个不停,真是让您非常的头痛吧,您的小女儿怎么这么的倔强。

慢慢的,我长大了,五岁的我开始进入幼儿园,听说上了学的我突然性情大变了,好像一夜之间成了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我想这个变化只有您和母亲知道您对我的成长付出了多少。到二姑家去赶庙会,我骄傲地跟大家讲“我是我们班的小尖尖”时(小小的我把老师嘴里的尖子生翻译成了自己的小尖尖),大人们笑着我的童稚可爱,您流露出的是无尽的骄傲。直到现在,我这句话还会经常被您和母亲、哥哥、姐姐们提起。父亲,我记忆碎片里的这段时期模模糊糊地呈现着您给二哥和我讲故事、唱歌、锻炼我们讲故事的情景。还记得我把连环画《反西凉》读成《反西京》吗,二哥可是笑话我了很久呢。花木兰的故事就是这时候您讲给我听的吧,您还记得五岁的我理着个光头、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表演豫剧《花木兰》选段和数数、写数到100吗?这些都毫无疑问是来自于您平时对我的教导呀!

我六、七岁了,您这时候好像是在咱们乡办煤矿上做会计,家里这时候的经济状况已经得到改善,母亲在课间的时候给我送去的白面馒头让老师也羡慕我不已。您经常给二姐、二哥和我买连环画,周末的时候带着我们这两个小的到您的矿上玩,给我们洗澡。后来您去了平顶山的一个煤矿做会计。我和二哥放假的时候就被带到您矿上玩,我的第一条裙子、第一双凉鞋就是这时候您和母亲给我买的,我也是第一次坐公交车。还记得我手里拿着油条、看着公交车来了急着去赶时一下子摔到了小泥坑里,油条不能吃了、花裙子也被弄脏了时的情景吧?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候您帮我梳头的景象呢,还有我长水痘时,您从平顶山回来,带了我最爱吃的花生,当时我已经睡着了,虽然母亲说我那时候不能吃花生,可是您还是塞了一颗在我嘴巴里想把我逗醒,不过睡的死死的我就是没有醒来,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来发现了花生,这些情景都历历在目,谁能想到平日里严肃的父亲对女儿是如此柔情的爱护呢。

十岁的时候,在老家院子的坡口上开会的人群里听说了您要回来做村支书了,后来知道您本是不想回来的,可是乡里的领导们认为只有您能改变咱们村的现状,您也只好委曲自己回来为村里人服务了。是您给咱们村扯上了电线、是您把村民们从沟里面的窑洞里搬迁到了平地、是您推动了村里面修坝养鱼、是您在咱们村引进了科学种田、是您尝试了种植果树和林木、是您开办了第一个木材厂从此大家都纷纷效仿直到现在。。。自此,村民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的提高,但您自己在做村支书将近20年的时间里,辛辛苦苦为大家做事,两袖清风,一直过着简朴的生活。这些,我想村民们也会牢记在心的。

我十二岁,上初中了,从此开始住校。您从老师那里听到我学习还不错,很是自豪。您从不给我压力,从不对我期望多高,对我是绝对的信任吧。初中考高中前,我回到家里,跟您和母亲讲我不想考高中了,想回家帮忙种地,幼稚地以为这样就会为家里减轻负担。您笑笑说,是不是怕考不上?然后告诉我,轻松去考试,如果考上了高中,就继续上,如果考不上,就回家种地。我可能也是被您所激吧,也同时没有了任何思想包袱,以优异的成绩轻松地考上了咱们县最好的高中。上了高中的我离家更远,您还是从老师那里听着我的学习情况,对我非常的放心、信任,没有任何的说教,也没有过高的期望,直到我考上大学。可我知道,我的成长过程是看着您的言行来效仿的,我从跟您一起劳动中得到了我心仪已久的一条裙子并知道了劳动了就能得到、从您尽心为民办事中学会了怎么妥帖地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您对奶奶的无尽孝敬中学会了尊老爱幼。

考上了大学的我似乎是完成了您一个从来没有给我们讲过的梦,您骄傲极了,您的女儿成了全村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但您却开始只肯在生活上给我更多照顾,不再在学业上给任何建议了,您觉得您的女儿的学识已经超越您了,只是每次回家的时候,您总跟我讲,要不断学习,否则就会落后。入学的时候是您亲自送我到学校去的,您把我安顿好,立马就坐火车回家了,生怕多花钱。可我刚入大学,非常的想念您和母亲,写信告诉您,您却不顾多花钱、不远千里到学校来看女儿了。

父亲,女儿是慢慢长大了,可您却渐渐地老了。长大了的女儿离家越来越远,从郑州到上海到洛杉矶,回家看您的次数逐渐的越来越少,每次回家,您除了告诫我要保持继续学习新技术、跟上新时代而外,就是跟母亲一起想着办法弄好吃的给女儿吃。接受惯了父母溺爱的女儿也是受之泰然,丝毫不觉不妥。平日里抽空给您们打打电话,听听您们的声音,自以为可以清楚了解您们的身体状况和生活状况。不成想,您却没告诉我们您自己身体的异样,突然病发撒手而去,留给孩儿们了无尽的痛苦和想念。

父亲,您知道女儿从QQ上看到东东告诉我他姥爷老了时的心情吗?我蒙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以为自己在做梦呀,前几天刚在电话上告诉我他身体很好的父亲怎么就会一下子就走了呢。女儿也不是没设想过父母离我们而去的时候,可是怎么就会这么早呀,女儿还没有做好准备呢。女儿这两年都在为自己的生活过的更好而忙碌,而推迟了对您和母亲应该尽的孝敬呀。女儿以为自己忙完了,就可以有更好的经济能力让您和母亲过更好的晚年的,可是,父亲,您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我哭呀,父亲,我想再听听您的声音,我想再摸摸您的手。可是,再也不能了,父亲,我赶回去看到的您已经不是平日里的您了,我也没办法再去抱抱您的身体、拉拉您的手了,我喊您您也再不答应我了。好绝情的世界呀!

父亲,安心的走吧,别再牵挂我们了! 孩子们都长大了,我们也会效仿您照顾奶奶的样子好好照顾母亲,无须您再操心了!伤心的女儿只能祝愿您在另外一个世界安心快乐!愿您安息!